淡色

少年心性岁岁长,何必虚掷惊和慌。


淡色/空港一花。



戒骄戒躁,生气容易早死。
反正我什么都可以放弃。

单向扩列QQ敲2718290579。

天了我鸽了多久

谢谢各位愿意花时间看我文和评论的人。

也谢谢有耐心看我发发骚话的朋友。

好冷我想增肥和冬眠了。

自己最喜欢的是《耳朵》。#快新#

本意是想看男生这么穿,觉得冬天灰外套和白毛衣的搭配有点小浪漫。

想象了零穿这个配色。

2018年对lo主的印象

   
 想听点好的,或者是单纯鼓励。

留到年底搞抽奖用。

要是我悄悄删掉了,那一定是到时候我没钱了。(???)

没人我就直接黑箱啦(/ω\)应该是不会太贵重的小礼物。
    
    
    
    
12.8--13:18补充

诶嘿我找到了这个w


 
    
    
 

【快新】你的名字

  
文/淡色
  
  
*又是补档,最多改了下排版。占tag致歉。

  
*KID已经找到潘多拉并隐退

*新一因为办案独自出现在江古田并已案结
  
  
  

   
“Life is unexpected.”
    
    
   
「世事无常。」
   
    
此刻清澈的蓝眸恍若一台美颜相机,自动将熙熙攘攘的人群虚化成了模糊的背景。
   
    
像是聚焦一样的,工藤新一目光锁定着稍远处那个满面春风的男孩,顺带着在他周围附上了光圈特效。不知怎的便出了神,自顾自喃喃着那句话。
   
    
他有点搞不懂自己此刻的心情。
    
   
只是极偶尔地,视线轻轻瞥过那处而已。便鬼使神差的,再挪不开目光了。
    
   
为什么茫茫人海中偏偏注意到了这个人呢。难道只是因为与自己相似的面容?
    
    
而看着那张爽朗而灿烂的笑脸,那抹绚丽、活泼的色彩与自己自是截然不同的。
    
   
可却总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风流倜傥似是魅力无限的少年,像极了一个「熟人」。  
   
      
那人张扬且不可一世,却又十分耀眼,不似骄阳般热烈,却也如同夜空漫天的繁星般,熠熠生辉。
    
    
然而那个人,却好像从此消失了一样。
  
     
他总是敢于将自己暴露在聚光灯之下,月明星稀的黑夜因为他多了几分璀璨和喧嚣。他不甘做一名孤独的魔术师,前来围观欣赏的群众皆为贵客。
    
    
他使尽浑身解数带给了众人一场场华丽而完美的演出,堪称绝佳的饕餮盛宴。
     
   
他还有一个为世人熟知的称谓。月光下的魔术师——怪盗基德。
  
     
然而现在,他不见了。
  
 
工藤新一再也没有收到他的预告函了。
  
   
他的印象仍停留那个最后的夜晚,白衣绅士冲着自己挥手的神情,如今还历历在目。
   
    
看着那个表情,当时就觉得心空落落的。
 
      
然而。
   
  
自始至终,他都不曾知晓那位绅士真正的名字。甚至,他对那位被自己戏称为「小偷先生」的少年根本一无所知。
    
  
即使一起经历过生死,屡次在一起决斗过、互相帮助过,成为亦敌亦友的关系,却仍然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他深知基德有着自己的目的,并为此而战。也意识到他与自己不同,跟拥有服部平次和宫野志保等等同伴支撑着的自己不同,他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的境遇意味着他只能依靠自己,带上假面,回避所有人,用一个虚无的身份孤零零地向终点奔跑着。
  
     
这让他感到有些寂寞。
   
  
Kid,我要何时才能揭下你的面具看清楚你呢?
    
    
不是作为侦探的好奇心,仅仅只是作为——一个对你怀有爱慕之心的信徒。 
    
    
心猛然颤动了几下,竟隐隐有些抽痛。
    
    
即使到最后一刻,那个人也是带着笑容离开的。
   
    
“你我于今时今地就此道别吧,名侦探。”
    
    
怪盗基德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因而这身皮囊再无它存在的意义。
   
   
从此,我愿做回原来的自己,去过普通的生活,普通地去爱着一个人。
  
  
“看好了哦。
      
这是名为基德的怪盗魔术师最后的礼物。”
    
   
Just only for you.
     
   
My darling.
  
   
    
“Ready?
    
It's show time!”
   
   
形式到位的开场用词,他手一挥掀起身上那件披风,遮至身前。
    
   
潇洒利落的动作带起了一股风,一阵火。霎时间火光冲天,幻化成壮丽的烟火,绽放于夜空,与繁星一同点缀着无尽的黑沉沉的夜幕。
    
    
工藤当时一阵目瞪口呆,却不曾想到上前探知一二。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人早已凭空消失不见踪影。
     
      
徒留于地面几簇火苗,如同舞动的赤色精灵般跳跃着,然后消失殆尽。
   
    
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以火焚身,以身谢罪。
    
    
在那之后,大街小巷的人无一不传言「怪盗基德用自己的身体完成了最后的烟火魔术表演」,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向世人谢罪。
    
      
只有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例外。
    
    
前者是实在不愿相信那个神出鬼没又狂妄自大的家伙会做出此等愚蠢之事,他坚信着那个人所要杀死的是「怪盗基德」这个人,而不是「他本人」。
     
    
即使他是离那场表演最近的人,即使他对基德皮下隐藏的真人毫无所知。
    
    
而黑羽快斗,之所以会成为例外,是因为——
   
    
他就是那个「怪盗基德」本人啊。
    
    
怪盗基德死了,而「他」还活着。
    
  
而作为一个普通的魔术少年而活着的他,还有着自己的宿命。
   
    
黑羽快斗在送走原本同行的女孩之后也同样地意识到了稍远处的工藤新一,在目光轻轻接触的那一瞬间,两人不约而同地心中颤动了一下。
     
   
幸运的是,他的扑克脸早已成形,毕竟作为基德之外的他仍然是一位优秀的魔术师。
    
   
他努力掩饰着,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像是没有丝毫的起伏,在目光相触的那一瞬间便从容而自然地撇开了自己的视线,定格在了工藤新一的旁边不远处。
     
     
看起来就像是无意中瞥过罢了,就好像「事实上我看的不是你」的样子。
    
   
是天意使然吗?让你我在这个地方能再次相遇。
    
    
在怪盗基德和高中生名侦探的追逐对决的世界之外。
     
      
他往工藤新一的方向走过去,仿佛是为了那场擦肩而过。
    
    
以自己对江古田的熟悉程度,即使要走的是那个方向,绕往别的路也不是不行。
    
    
可是,不知为何,他莫名期待起那个洞察力敏锐的聪慧少年能叫住自己。
     
    
不然,就这么再也不相往来,可不能甘心啊。
     
     
那么,我们就来赌一把吧。
    
     
「这次你能不能抓到我呢,名侦探?」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翘起。
     
    
工藤新一看着那个人往自己的方向,应该说是往自己旁边的方向越来越相靠近的时候,喉结上下动了动,试图抑制住自己莫名其妙涌起的紧张感。
    
    
然而自己的小心脏还是砰砰直跳着,一下又一下,如同鼓擂一般。
   
    
这股气息。
  
   
这股相隔甚远却仍能感知到的熟悉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清晰了。
   
    
“那个……”在黑羽从他身侧穿过去之前,工藤终究忍不住开了口。
    
   
「是你吗?先生。」
    
      
“抱歉,虽然很冒昧……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微微侧身与他相对而立,工藤新一轻声试探开口。
    
    
“快斗,”不得不说在被工藤叫住的那一刻,已经昭然了自己的胜利。

“我的名字是,黑羽快斗。”
    
    
表面虽然假装得若无其事,心中欣喜早就难以平静。
    
     
这是独属你一人的,「偷心」的魔术哟。
  
     
“快斗……啊。”
    
   
像极了「怪盗」的发音,不免心中悸动更多了些许。“那,我的名字是——”
    
     
“新一,工藤新一。
   
我知道。”
    
    
是命中注定的宿敌啊。
    
    
更是我所深爱的那个人,我追求的「宿命」的恋人。
    
    
“初次见面,你好。”黑羽笑得温暖,如同今日晴朗明媚的天气。
  
     
「又见面了,亲爱的名侦探先生。」

   
   
凉风骤起,吹乱了少年们的发梢,吹散了近日的相思愁苦。
    
    
四目相对,天空和大海的颜色相互交映着。两人相视一笑,如沐暖阳。
  
  
  
  
      
风中,笑容温柔的乱发少年如是说。
    
    
    
   
    
 
   
  
   
「Life is unexpected.」
   
  
    
  
Fin.
   
  
*关于 “Life is unexpected.”

开头那一句是新一说的,结尾那句是快斗说的。
  
  
观看感谢。

我是如此浅薄

  
  
“生而为人,便生而为人吧。”

倘若她们不能欣赏你的文字,憧憬你流于笔尖的爱意,倘若她们不懂得爱你,爱你的故事。

我来爱你。

我是不被神明眷顾的孩子,是不被恶魔承认的混蛋,是被世间摒弃的厉鬼。我不够圣洁,不够决绝,不够世故。我贪婪又虚伪,敏感又易妒。倘若不爱自己,也没人来爱我。

【快新】赴约

   
文/淡色
  
  
  
    
天晴的日子里总是适合邀请喜欢的人一起玩乐的吧。
  
  
今天是休息日,也是工藤新一要去赴黑羽快斗的约会的日子。许是天公作美,连空气都怡人清新。
  
  
他里头搭了件素净的薄款毛衣,穿上了自家母亲新给他买来的灰色毛呢外套。洗干净脸后,对着镜子里整理自己本就过分整齐的发型。
  
  
他突然反应过来,猛地一惊。抬了抬眉头,心想这么认真准备的自己好像显得有几分傻气。
  
  
为了显出点随意,他回到了卧室里,在衣柜的底下翻出来一条去年的围巾往身上披。不是很纯的白色,起了些浮毛,看起来潦草得刻意。
  
  
他拉上了窗帘阻挡袭进房间地板的阳光,铺好早晨匆匆醒来置之不理的乱糟糟的床,简单收拾了点东西干脆塞进了外套的里袋。
  
  
在银白的球鞋还未盖过脚跟的时候慌里慌张地踢掉,穿着袜子又跑回了室内将围巾换下,重新披了条崭新的、蓝色的交错条纹的围巾。
  
  
他还是认为自己需要穿得足够得体。
  
  
出了院门,他在街上步行,路过一道道马路,穿过一条条街。行人走走停停、来来去去,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他看着身旁路过的风景,心想这或许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季节。
  
  
车站牌前有一对情侣,都穿着款式相同的粉红色毛衣,男生抓着女生的两只小手呵着热气,看起来甜蜜又温馨。
   
   
他看到的时候没有很羡慕。可他又转念一想,黑羽快斗要是看到这一幕,依他的性子,或许会兴致勃勃抓起自己的双手,“嘭”地一下就变出一双手套来。然后他一定会得意地对着自己傻笑。
  
  
想到这里,他也自顾自地嘴角上扬。他还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但一想起那张俏皮的笑脸,总觉得自己开始期待了起来。
  
   
或许他会握着自己的手掌心,揣到他的兜里,两人在一个很小很小的空间里,十指相扣着。他会感觉温暖,感到高兴。
   
  
他路过了位于转角处的一家蛋糕店。玻璃橱窗上别致的花样吸引了他的注意,鲜艳的颜色交替的图案和字样冲撞进视线,与墙壁的马卡龙配色风格格外搭衬。
   
   
他只侧目一眼,有小小的不够巴掌大的小甜点整齐摆放在不锈钢的架子,也有直接摞起了三四层的蛋糕塔,精致的花边点缀和巧克力的修饰表面。
   
  
里面的店员闲适安静,在门口的风铃被推门的动作拉动着而发出悦耳的响声时才会抬起头来,对着专程为重要的人准备心意甜品的客人露出标准的笑意。
   
  
他想起,少年低下眼睫时遮挡了神色的眼,微微一倾的脸庞,凑近时的薄荷一般清凉的鼻息,以及相映的唇瓣传递了一个带有甜腻味道的吻。嘴角明明还沾着点新鲜奶油,唇舌的温度是微微热的。
  
  
是稚嫩的、青涩的,互相试探的爱意。
  
   
不自觉的,他的指尖抚上了自己的下唇,好像有点干燥,所幸没有起皮。他心想自己还是大意了,是不是该抹点润唇膏再出门呢。
  
  
终于他走到了相约的游乐园,只是在门口就聚集了很多人。他在十来米开外的地方便注意到了黑羽快斗,他正四处张望着,也不知是眼巴巴地看着贴在一起合照的恋人,或是两眼发光地注视附近摊位的冰淇淋。
  
   
他穿着红色的带帽卫衣,套着一件白袖子红边的黑色外套,戴着白色为主的棒球帽,帽沿甩往后边,也愣是从帽子里边翘起了发尾。
   
   
他意识到了工藤新一的视线,他朝向这边,神情生动又活跃。黑羽快斗垂直地伸出手臂,高高抬起挥动来向他招手,吸引他的注意。
   
   
工藤新一抿着嘴唇衬托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来,抬起手幅度也不大,简单摆手示意,然后向他走近。
 
  
“你来啦。”
  
  
“嗯。”工藤新一把鼻梁以下埋进圈着脖颈的围巾,只留下耳朵能让人偷偷发现一点淡淡的桃红。他只抬了抬眸子,明知又故问。
 
    
“等了很久?”
   
   
黑羽快斗扬起了下巴,挠着乱发的后脑,他眯起眼睛,咧嘴粲然一笑。阳光一照,神态动人,十分美好。
   
   
他轻声说道。
   
  
   
“没有,我刚到。”
  
  
  
  
   
  
  
Fin.

观看感谢。

【快新】告白魔法


文/淡色
  
  
*旧文重发,占tag致歉。
 
  
 *设定①工藤知道黑羽真实身份

②工藤和宫野并没有幼化

③小泉单向黑羽,宫野单向工藤
  
  
  
  
  
夕晖斑斓,铺红了半边天。漫射开来的昏黄的光随着清凉的微风袭来,悄悄装饰了他的窗子。
    
他仍坐在窗前,向着远方的天际眺望着。
  
是谁说的呢?少年不识愁滋味。可黑羽快斗最近看起来就很烦恼,弥漫着一股恋爱的酸酸甜甜的味道。
    
“他怎么就答应了呢?”
   
起因大概就是小泉红子不满黑羽快斗与那群围着自己团团转的男生不一样,对自己连正眼都不瞧一下。
  
无与伦比的美貌与魅力自诞生于此世以来第一次受到了打击。
   
依她强烈的自尊心和不服输的性子,能忍吗?当然不。

于是她用自己家族只有唯一的继承人才有资格驾驭的魔法炉炼就出了一个心意道具。

 
这就是为什么那天一大早到教室的黑羽快斗莫名被小泉红子唆使的一群同班男生架在桌子上。

四肢不能动弹。

他不得不感慨一声这个女人的所谓魅力真是恐怖。比自己这位面具绅士的魅力截然不同的那种恐怖。

于是小泉红子一脸得志般,把一条皮带手链系在了黑羽的右手上。

是两条简约细小的皮带交叉重叠,布着若干的铜制圆孔,另有一条泛着银亮光泽的铁链稍作装饰着的,略有一点朋克风的手链。

她扣上末端的皮带扣。

“黑羽快斗,现在迷上本小姐了吗?”

然而隐藏于表面的深褐色咒文并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那人的心中藏着哪怕只有一丝对你的好感,这条手链就能施展它的魔力。

咒文发出的红光,就是魔力释放的征兆。

届时,他会爱上你。」

   
这是她的那面诡异而神秘的魔镜所作的说明。

“哈啊?”

黑羽快斗不明所以地质疑了一声。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大小姐?我没喜欢上你你就这么对待我吗?威胁我然后霸王硬上弓之类的?

他的脸上布满质疑,还有一丝不是很明显的委屈的神情。

见状颇感无聊,表情渐渐变得黯然,多的是几分不满。她手一挥,遣散了压制着他的男生们。

“嘁,竟然连一点点好感都没有,把本小姐当成什么人了?”

黑羽快斗自是不相信她口中所谓的魔法手链这种不切实际的解释的,直到他亲眼所见小泉红子将他摘下的手链夺过并戴在了他的青梅中森青子的手上。

“青子,”她的脸上再次扬起了志在必得的媚笑,红唇微启。

“喜欢我吗?”

那行咒文闪过一丝残血一般暗红而微弱的光亮,并在瞬间就暗淡了下去。

像是被魅惑一般,天真的少女脸颊透红,眼神躲躲闪闪,娇羞开口道。      

“嗯……喜欢。”   

然后在黑羽快斗目瞪口呆的全程注视下,她把它摘了下来。

徒留恢复正常后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中森青子。

猛地。

他双手倒扣着接住小泉红子直往自己脸上扔的手链,她双臂环胸,一脸不屑地说道。

“算了,给你玩吧。    

要亲手给对方戴上哦。”

   
当时,黑羽快斗的脑内第一时间浮现了一个人身着蓝色衣装的身影。

「噫——这样不好吧。」

虽然直到他们的正面相遇是一周以后。
   

月夜下喧闹繁华的街道与他二人所站立之处已然隔绝。      

一直等到华丽的表演谢幕,台上技艺卓越的魔术师和台下精明地看透他伎俩的观众面面相觑。

他们的耳边一时只回荡着白色披风飘扬呼啸的响声。

“真是精彩的推理啊,名侦探先生。”

     
在面前英气十足的少年扬起自信的嘴角,骄傲地以擅长的推理来宣告自己的胜利的时候,他欣慰地笑了起来。
    
纠结再三,黑羽快斗终于还是从口袋中掏出与他一身净白格格不入的黑色的皮带手链。
     
咯噔、咯噔——
   
小皮鞋的鞋跟与水泥地板富有节奏轻轻响着。
   
    
「只是确认一下他的心意应该没关系吧。」    
   
靠近了工藤新一,一手将宝石揣进了他胸前的口袋,接着握起他的右手,将手链戴在他的手腕上系好。
      
隔着手套的手指轻抚了几下皮带表面和他白皙的肌肤,在看着工藤新一的脸上渐渐染上淡淡的粉色之后,温柔地说着——
     
“这是给你的奖励哦。”

   
如果可以,如果你愿意,我把我的心都给你。

他抬起工藤新一那只戴着链子的手,低头垂眸,唇瓣轻点。
  
“能跟我交往吗?亲爱的工藤新一先生。”

 
隔天一早,阿笠博士的别墅里。少女与他并排坐在一起,一脸玩味。

“啊啦,这么突然的告白吗?

但是居然连定情信物都准备好了。”

宫野志保一边调侃着,手指轻轻拨弄着工藤新一戴在手腕上的,被装饰在单调的银链上一颗四叶草的小挂坠。

胡乱晃着,闪着金属的光泽。

那是黑羽快斗后来加上去的,他自己的东西。

与那副单片眼镜的挂坠上一样的,四叶草的图案。

“难道大侦探偷偷喜欢怪盗先生的事情被他发现了吗?”

“我怎么知道……”他很明显地惊讶了一声,紧接着语气变得慌乱,“我明明,当时也吓了一跳。”
  
他有些难为情,手指摩挲了下鼻尖,目光闪烁着避开了宫野志保意味深长的微笑。 
  
那个夜晚心脏剧烈跳动的后遗症仿佛持续到了现在。
  
恍惚如同置身于飘渺的美丽梦境。
   
平静不下来。

“他也喜欢你不是挺好的吗?大侦探也不用每次遇到他都那么极力掩饰了。”

宫野志保心知肚明,他所谓的推理不过是为了通过理性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已。

「既然那么喜欢他,就要幸福啊。」

“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说不上来。”

尤其当时站在他面前的白衣少年一脸难以置信、之后又露出几分迟疑的表情,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为什么反而是那个表情呢?

“哎呀?侦探的直觉还真是可怕。”
  
少女耸了耸肩,与精致分明的轮廓、端正成熟的五官却微妙地没有什么违和感的,是一脸慵懒而略显三分无奈的神情。

“啰嗦……”

他又开始别扭起来了。

而这正是让人觉得他有趣的地方。
 
 
那天当晚,蓝色西装的少年无视了白色礼服的绅士装进自己囊中的价值不菲的宝物,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怪盗。

目光如炬,像是要把他看穿似的,直令他的心尖有些发颤。

他有点心虚了。

然而,在那句话脱口而出之后,那个少年的脸色骤变。

明明上一秒一脸嚣张地向自己讨还宝石的样子格外张扬轻狂,下一秒却恍如未经世事的孩童那般青涩腼腆。

“可以啊……”

他小声嘟囔着。

“……”

“……诶?”

黑羽快斗觉得他错了。

他原本自信地认为交手多次的名侦探对于他这样独特的对手绝非是毫无感觉,自己的万人迷形象不可能在他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触动。

毕竟是难得相遇的,不相上下的劲敌啊。对于侦探而言,难免不会因为因为富有挑战性而感到有趣。

然而现在,这些都导致他已经分不清工藤新一的真实想法了。

毕竟是一丝丝的好感都能发挥魔力的道具啊。

他只能将此归咎于侥幸,归功于原本半信半疑的魔法。

如果名侦探并不是那么喜欢自己,如果他发现被自己套路了,到时候,自己又该如何自处呢?

他瘫倒在自己的床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真是失策。”

短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停止,他颇无力地拿起来瞥了一眼。接着猛地惊坐而起。

是工藤新一的晚安短信。

“啊,好的。晚安。”

按下了发送键之后,又重新瘫了回去。

「工藤新一啊工藤新一,你现在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对着我道安呢?」

关掉灯的房间里,他盯着天花板发呆,即使是只有一片黑暗的颜色。

辗转难以入眠。

他忘记了,几乎所有的人临睡前都会把多余的饰品摘下来。

工藤新一也不例外。
  
   
然而现在的状况是,好不容易工藤新一变得坦率起来,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展开?
   
黑羽快斗已经连续将近两个星期没有以怪盗基德的身份出现了。
     
除了短信准时回以外,提起约会什么的、问他是不是哪里感到不舒服什么的,总感觉有点躲躲闪闪。
     
工藤新一意识到不对劲的程度终于还是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看来得好好跟他谈一谈才行。
      
心里下了决定,便动身前往江古田高中。 
  
「太主动会让他不太习惯吗?
    
  黑羽快斗你是笨蛋吧。」
       
即使是日常翘课,但赶到那里的时候也已错过了放学高潮期,只剩三三两两的学生陆续从里面走出来。
       
他靠在墙上发着呆,偶尔一次余光扫视着离开的人群,回避了各色少女投来的殷切的目光。
     
地面灰尘随风而动,飘着道边野花的清香。
     
倒吸一口空气中的凉意,回想起那天黑羽凑到自己的身前,低头为自己戴上手链的那一幕。
     
活泼稚气的少年那一头俏皮的乱发中,头顶有两个发旋。还有低眉的时候他的眼眸一眨一眨的,微微颤动的睫毛。
     
以及握着自己手腕的时候,隔着白手套传过来的温度。
    
冰凉的却不显光滑的触感,却能让自己心安。
      
“怎么样了?黑羽。”
    
蓦然一声闯入耳畔。
     
工藤新一的思绪突然被强行打断,回过神来,意识到一位曼丽的少女步入了自己的视野。  
  
侧过身定睛一看,她踏着高傲的步调迎面走来,风扬起了她的茶红色的长发。
     
纤纤玉手抬起,将微乱的发丝捋至耳后。还未站定便自然而然地挑起了话题。
    
“道具好用吗?”
     
没有敬语,似是熟人一般的口吻。
     
然而下一秒,连空气都停滞了一瞬。
     
她靠近了眼前这个眼神露着些许迷茫地看着自己的男孩。
      
一头整齐柔顺的黑发,一身蓝色的帝丹高中校服,一脸的神色认真。带着点意味不明的迷惑神情。
     
除了五官以外再无与黑羽快斗相似之处。
     
落日余晖下的蓝色制服并不显眼,她也是到了近处才发觉自己恍惚间看错了人。
     
“啊……难道是东京那边的名侦探,工藤新一先生?”
   
工藤新一可没少上过新闻头条和报纸封面。
     
“啊,是。我是工藤。”
     
工藤微微颔首表示礼貌。“你好。”

但是不知道如何跟素未谋面的陌生女孩打交道啊。
      
他又不是怪盗基德那个装模作样的少年绅士,花言巧语简直信手拈来,对付女生格外有一套。
   
说起来,她口中的道具又是指什么?工藤新一想到。    
  
“我是小泉红子。”
   
而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少女无形中带给了他一股微妙的压力。
   
仿佛安静了的空气中透露而出的尴尬氛围,让工藤稍稍有点不自在。
    
「她跟黑羽很熟吗?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吗?」
    
心心念念地,以至于心绪开始焦虑。虽然表面上还是无比平静。
   
伸出的右手挠了挠耳后,掩饰着那丝微不可察的情绪。
      
动作牵扯着他的袖口往下褪去一点,完全露出了手腕上系着银色挂饰的皮带手链。
    
原本被小泉红子所忽略的地方这次猛然地吸引了她的视线。心下一惊。
    
「黑羽快斗的猎物。」
     
原来如此吗,是情敌啊。
       
一旦下此定义,小泉红子的心里隐隐筑起一道围墙。工藤新一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突然气场稍微有了点变化。
         
“工藤同学知道这条手链的魔法吗?”
     
她没有细述自己如何拿这条手链套路黑羽快斗的企图,只是简单形容了一下它的法力。   
   
工藤新一听着只觉着有些荒谬,但面前的少女一脸得意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
      
“但……”但我是真的喜欢他。
     
“我是个侦探。”

我相信的是具备科学依据的真相。”
     
而且,我也相信那个人。
     
小泉看着仍然淡定、丝毫不为所煽动的工藤,少年的脸上从容而坚定的神情依旧。
       
她的脸上换上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旋即莞尔释然。
 
“好吧,我认输了。”
      
如果我都输给了怪盗基德,又怎么可能赢得过传说中的「基德克星」呢?
      
那个有资格与黑羽快斗并驾齐驱、丝毫不逊色的名侦探。
      
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还是莫名的绝配吧。
      
散发着和黑羽快斗一样澄澈而强大的气息啊。  有着如恶魔般狡猾,能轻易看透人心的慧眼。
     
她突然想起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来。

「原来就是你啊。」
     
这一刻,小泉似乎为自己的「魅力失败」找到了开脱的借口,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为什么「黑羽快斗不会迷上自己」。
   
汝心之所向,亦视汝为憧憬。
   
“但是,还有一点工藤同学知道吗?”
    
“若是怀有同样爱慕之心的两人相遇了,彼此心意相通,这条手链便如同虚设。”
    
她稍稍停顿了一会儿。
    
“简单来说,跟这条手链无关。你钟情于他,仅仅出于你的本心。”

        
“的确如此,红子小姐。”
     
与此同时,工藤新一似是明白了黑羽快斗近来的反常举动。
    
引线穿珠般的,所有的线索连在了一起,终于打开了他心中的谜团。
      
写作「恋人」,读作「快斗」的,那个透着甜腻气息的谜团。
      
看透一切的眼神,像北极的炫光,璀璨夺目。

      
“那么……”
   
  
“谢谢你,”
       
小泉拖长了最后那个单词的尾音,以至于他的打断并没有显得多么突兀。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与小泉先行告别,他掏出手机拨通了黑羽的电话。迫不及待地。    
  
     
“新一,我……”
    
电话响了好一阵才接通,语气里也一样透露出对面那头的、坐在窗前的少年的犹豫。
   
“我在你们的学校门口。”
     
“唉?”
     
“我想见你。”
      
语气温和平淡,却能让另一头的人感受到他的执意。
   
沉默了半晌。
    
“……我知道了。”
   
      
两边是铺满野草的坡道和波光粼粼的河流,他们一前一后走在窄而长的沙路上,步调缓慢,仿佛没有尽头。
      
两位少年各自怀揣着心事,就等着谁先一步捅破。
   
走在后面的工藤跟随着黄昏下他的背影,夕阳残照打在他的身上显得轮廓柔和了不少。
      
双唇欲张,那个名字还未喊出口。
       
走在前面几步的黑羽突然停下来,回过身正视着他。微微蹙眉,湛蓝的眸子里夹带着不安的情绪。
       
“新一。我有话想对你说……能稍微把手链摘一下吗?
  
“就一会儿。”他补充道。
      
虽然对于真相早已明了,工藤新一还是不由自主地被他的节奏牵着走,一同紧张了起来。
    
“好。”
     
而对他接下来想开口说的话仍是不敢妄加揣测。

会分手吗?还是其他。
     
     
“你当初答应我的时候那个耿直而羞涩的表情,我就觉得欠了你一场正式的告白。
     
是我当时太草率了。”
       
“啊,其实没关系的。”反正我也喜欢你。

果然是在介怀吧,因为那条手链所谓的魔法。
   
     
“但是,我是认真的。”
      
“我本倾慕你浑身光芒万丈,奋力追逐着那束光影,直到在月夜中殆尽。

我维持着看似平等却对立的关系,倾力为你奉上每一场配得上你的堪称盛大的表演,私心是为了看你每当因为自己的胜利露出那一脸笑容灿烂的「你」的表情。

如同夜空闪耀着的繁星。

直到最近,我发现它黯淡了。

我才意识到,那不是你自身的光辉。而是我每每看到你的时候,我眼里闪过的一寸光。”
   
   
我才知道,我有多想看见你。      
   
“所以,”
   
像是口腔中含着碎玻璃,轻轻动一下都会疼痛难受,流出血来。 他紧张极了。
       
“现在……”他小心翼翼的问出声。“你还喜欢我吗?”
      
没有那条所谓魔法的手链,现在的你又是如何看待我的心情的呢?
    
我想得到的,是你内心深处真正的答案。
   
黑羽快斗对那个答案既惶恐,又期待。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出了神。

       
因为工藤新一笑了。
      
眸中的颜色澄净透明,眼里泛着温柔的光。皎如皓月。

他虚惊一场。
   

     
“不,”他开口,明亮的声音饱含着笑意,“我爱你。”
 
  
“一直都是。”
  
   
这也是工藤新一的虚惊一场。
   
   
  
手链上的银饰反映着日落残影,那是无需魔法的真实的爱情。
  
  
  
  
  
  
  
Fin.

观看感谢。